• 首页 > 小说大全 > 禁欲王爷太黏人

    禁欲王爷太黏人阮青瑶君阡宸免费阅读 禁欲王爷太黏人绯狐

    作者:绯狐

    书名:禁欲王爷太黏人

    更新时间:2023-01-18 16:28:32

    来源:ygsc

    禁欲王爷太黏人主人公叫阮青瑶君阡宸,是绯狐非常有名的一本原创作品,已上架微阅云。昧的问题?该不会是,昨晚发生了什么不可描述的事吧?”阮青瑶也是一脸探究地望向君阡宸。君阡宸脸色一僵,沉声呵斥:“你胡说八道什么?本王能有什么不可描述的事?”说完,他又公事公办地解释了一句:“本王是在查案!”阮青瑶松了一口气。看宸王这身材,...
    禁欲王爷太黏人阮青瑶君阡宸免费阅读 禁欲王爷太黏人绯狐

    第7章

    阮青瑶理直气壮地反驳,还用力瞪了君阡宸一眼。

    君阡宸:“......”

    苏湛大笑:“宸王殿下,人小姑娘不怕你!”

    “闭嘴!”君阡宸目光如刀地扫向苏湛。

    苏湛摸了摸鼻子,一脸不正经地道:

    “我说宸王殿下,人小姑娘昨晚在哪,跟你有什么关系?你为什么问这么暧昧的问题?该不会是,昨晚发生了什么不可描述的事吧?”

    阮青瑶也是一脸探究地望向君阡宸。

    君阡宸脸色一僵,沉声呵斥:

    “你胡说八道什么?本王能有什么不可描述的事?”

    说完,他又公事公办地解释了一句:

    “本王是在查案!”

    阮青瑶松了一口气。

    看宸王这身材,与昨晚那人简直一模一样。

    幸好不是,否则,她非吓死不可。

    昨晚那男人,应该也是初次,彼此谁都不吃亏。

    如果是宸王,那她岂不是亏死?

    “所以你昨晚到底在哪?”

    君阡宸一脸固执。

    不知道的,还以为丈夫在捉妻子的**呢。

    阮青瑶觉得好笑。

    但为了尽快离开,她还是配合着回答:

    “昨晚我在我外祖家。”

    君阡宸皱眉,一脸狐疑:

    “一直都在外祖家?中途就没出去过?”

    “嗯。”阮青瑶点头。

    原以为君阡宸这下总该离开了,谁知他淡淡地看了她一眼道:“跟上。”

    “去哪儿?”阮青瑶一脸纳闷。

    “武侯府。”说完,他转身就走。

    “去武侯府做什么?”阮青瑶跟在后面追问。

    “看你有没有撒谎。”君阡宸理所当然地道。

    阮青瑶:“......”

    真把她当犯人审查了?

    算了,查就查吧。

    清者自清,她没什么可怕的。

    阮青瑶被君阡璃带走时,谢淙和谢蔓虽然及时追出去了,但马车速度太快,他们跟丢了。

    他们只好回武侯府找父母商量,恳求父母出面去把阮表妹要回来。

    要回来?

    哪那么容易!

    谢仲晖和王氏急出一身冷汗。

    一个谢芳菲就够难对付了,还多了个璃王!

    只怕他们连瑶儿的面都见不到,就被轰走了!

    除非老爷子亲自出面。

    可老爷子需要静养,不宜打扰,否则,万一像母亲那样被谢芳菲活活气死,那他们的罪过可就大了!

    怎么办?

    不管了,先去阮府探探情况再说!

    一家四口刚急匆匆赶到大门口,却见阮青瑶竟完好无损地回来了!

    谢蔓冲上前去,紧紧抱住她,又笑又跳:

    “你不是被璃王抓走了吗?怎么回来了?遇到神仙了?”

    阮青瑶笑道:“天下可怜之人多了去了,神仙很忙,我这点小事,哪用劳烦他们?我有脚,自己不会跑吗?”

    谢蔓一愣,随即大笑:

    “哈哈哈!那对狗男女肯定气死了!想想都解恨!阮青瑶,你总算长脑子了,不再当百依百顺的乖乖女了!”

    “什么狗男女,难道他们不是真爱吗?”

    阮青瑶言笑晏晏,仿佛局外人。

    “呕。”谢蔓呕吐状。

    被晾在一旁的君阡宸脸色阴沉。

    饶是隔着面具,也能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冰渣子。

    这个女人,无视了他一路也就罢了,如今在谢家人面前,也当他不存在,胆子越来越肥了。

    是不是觉得他太好说话了?

    在官场打滚多年的谢仲晖急忙轻咳一声,打断表姐妹之间的笑闹。

    哪有晾着王爷不招待,自家人先叙旧的道理?

    阮青瑶这才回过神来,急忙噤声。

    昨晚刚穿越过来的她,还不大习惯皇权至上的森严等级。

    在谢仲晖的带领下,众人站立整齐,毕恭毕敬地朝君阡宸行了君臣大礼。

    礼毕,谢仲晖将君阡宸请进武侯府。

    “殿下亲临寒舍,不知有何指教?”他小心翼翼地试探。

    他的大侄女是太子正妃。

    而宸王和太子一向不睦。

    所以,武侯府和宸王关系尴尬,一向没什么来往。

    今天这是怎么了?宸王居然亲自过来?

    当着宸王的面,他也不好问瑶儿,只能小心试探。

    “查案。”君阡宸声音冷冽。

    查,查案?

    谢家人惊出一身冷汗。

    查案怎么查到武侯府来了?

    谢仲晖心中惊惧,面上却是丝毫不显。

    “不知下官有什么地方能为王爷效劳?”

    君阡宸也不绕弯子,直截了当地问:

    “听说昨晚阮青瑶一直都在武侯府?不曾出去过?”

    谢家人恍然大悟。

    原来宸王是在怀疑瑶儿!

    昨晚没听说有什么命案发生啊。

    难道是刑部还在保密中,所以外界还不知情?

    谢仲晖心中着急,连忙道:

    “禀殿下,瑶儿她乖得很,昨晚一直都在武侯府,就没出去过,下官可以作证。”

    “臣妇也可以作证!”

    ......

    谢家人纷纷站出来作证。

    君阡宸抿唇不语。

    难道真的是他想多了?

    可阮青瑶身上的气味,分明与昨晚那个女人一模一样!

    真的只是巧合?

    阮青瑶觉得自己够倒霉的。

    摊上那样的未婚夫和家人也就罢了,还被这么一尊煞神给盯上了。

    居然怀疑她杀人?

    真是有眼无珠!

    在二十一世纪,她可是世人称颂的活菩萨!

    可再生气有什么用?

    眼下,最重要的,是洗刷嫌疑。

    走进花厅,她亲自为君阡宸斟了杯茶,然后耐着性子道:

    “有这么多人为臣女作证,这下,殿下总该相信臣女没有撒谎了吧?”

    君阡宸抬眸扫了她一眼。

    他捏着茶杯,轻轻地抿了一口,然后淡淡地道:

    “作证的都是你的亲人,不足为信。”

    玛德!

    阮青瑶气得想爆粗口!

    既然不相信,那你问个毛啊?

    深吸一口气,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古代因为技术落后,等级森严,冤狱极多。

    就君阡宸这蛮不讲理的态度,一个弄不好,她真会丢了小命。

    既然谢家人的证词他不相信,那她就找外人作证。

    想明白了之后,她不亢不卑地道:

    “殿下,臣女还有其他人证。”

    “谁?”

    “孙御医。”

    孙御医就在武侯府,没多久就被请到了花厅。

    他将昨晚发生的事一五一十讲了一遍。

    言语之中,全是对阮青瑶的崇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