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大全 > 福气满满:农家辣妻有灵泉

    《福气满满:农家辣妻有灵泉》(沈巧巧)小说完整目录阅读

    作者:有佛

    书名:福气满满:农家辣妻有灵泉

    更新时间:2023-01-18 16:23:00

    来源:zd

    沈巧巧是著名作者有佛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书中剧情紧凑精彩,没有勾心斗角,轻虐深恋,完美的恰到好处。内容主要讲述烧了。见沈巧巧蹙眉,沈飞扬忙止住抽噎,带着几分鼻音,断断续续的说道:阿姐不要生气!飞扬不哭,飞扬嘴上说着不哭,眼泪则像断了线的珠子,一颗接着一颗从眼眶里涌了出来。打住!我没生气,只是嗓子干的厉害。说话间,沈巧巧环视一周,她这是在做梦?看着小跑去倒水的超萌小正太,沈巧巧冥冥中知道这是她的弟弟沈飞扬,小家伙白白净净,像极了刚出笼的狗不理包子。沈巧巧头愈发的沉重,来不及多想,接连喝下三大杯水
    《福气满满:农家辣妻有灵泉》(沈巧巧)小说完整目录阅读

    第7章 去集市

    看着到手的银子,沈巧巧刚才的郁闷一扫而尽,她现在心里十分畅快。加上沈钰和云氏给姐弟俩留的那些,他们现在一共有五十三两八十文钱。

    沈巧巧从空间里取出一些樱桃洗干净,让沈飞扬先垫肚子。

    见姐姐拿出果子,沈飞扬好奇的问道:“阿姐,这些不都卖给刘婶子了吗?”

    “飞扬乖,阿姐先前装了一些在怀里。”沈巧巧面不改色继续说道:“这个叫樱桃,对身体很好的。飞扬先吃,阿姐去准备饭。”

    村里人基本都是一天两餐,因为晚上不用做活计,故而没有用晚饭一说。

    沈家人倒是没有这样的规矩,是以在这百十户的村子里,只有最靠近大山的那座青砖房飘着袅袅炊烟,随着诱人的香气逐渐消散在夜色中。

    夜里沈巧巧再次进入空间,她发现空间里的时间流逝,和外界的不同。具体相差多少,她没有时钟不能进行换算。

    沈巧巧将家里的银子一分为二,五十两放进空间里,剩下的依旧装在床脚的破陶罐里。

    经过今天的事,大刘氏几人应该会消停一段时间,她也要好好想想怎么利用这笔资金,开始她的创业之路。

    怀揣着对未来生活的美好期待,沈巧巧甜滋滋的进入梦乡。

    这几日沈巧巧开启了吃饭睡觉摘樱桃的疯狂模式。

    村里起先还有人对这姐弟俩好奇,见接连两日背回来的都是红果子,也就没再当回事。少了众人好奇的目光,沈巧巧乐得轻松自在。

    沈飞扬自告奋勇跟着上山,沈巧巧则让他在樱桃树附近摘蘑菇挖野菜,毕竟让一个六岁的孩童爬上爬下的,实在不放心。

    饶是姐弟二人备好干粮和水,搁山上摘一天,其实也摘不了多少樱桃。

    这一点沈飞扬深有感触,明明树上的红果子日日变少,那篓子却像个无底洞,每天都装不满。

    沈巧巧自然不会告诉他,自己一边摘一边往空间里扔。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虽然沈飞扬是她在古代唯一的亲人,但有些事情还是只有自己知道才稳妥。

    眼看攒的樱桃越来越多,沈巧巧准备先消耗一部分做成罐头和果酱。果酱可以拿去卖,罐头就留在家里自己吃。

    因为条件有限,沈巧巧要做好她随时可能会失败的准备。樱桃她有的是自然不怕,厨房里的糖却不多,还有装果酱的罐子也没有合适的,看来得去集市一趟了。

    次日天还没亮,沈巧巧带着睡眼朦胧的沈飞扬站在村口的大杨树下,那里停着能去镇上的牛车,远远的还能看见上面一个人影。

    等沈巧巧走进了,才发现那根本不是什么人影,而是挂在车上的一个灯笼。

    至于牛车的主人,沈巧巧看向侧卧在木板上,一脸惬意享受着旱烟的老头,大概是他了。

    赶车的老张头眼皮一抬,见是沈巧巧姐弟俩,烟杆子随意的在车架上敲了敲,露出一口老黄牙,“一个人十文钱,这小子也坐?”

    “嗯,大爷知道哪里能买到糖和坛子吗?”沈巧巧套近乎的问道,她还是头一次自己去这古代的集市,沈飞扬更是第一次出远门,两人两眼一抹黑啥也不知道。

    老张头猛咳了几声,一口陈年老痰吐了出来。

    “城西有家孙记杂货铺子里面东西最全,这小子就跟我一起坐前面,等会儿人多你靠前做中间。”

    沈巧巧明白这大约担心自己和沈飞扬被挤下去,忙连声感谢。

    又过了约一刻钟功夫,牛车上陆陆续续坐满了人。妇人们东长里短的八卦声,以及各种难闻气味充斥着整个牛车。沈巧巧很想当个小透明,可她总感觉有人一直盯着自己。她想转身看一眼,奈何被挤的根本不能动弹。

    在经历了将近三个小时折磨中,沈巧巧终于松了一口气,因为她看到了不远处双路镇三个大字。

    “老规矩,酉时一到,恕不等人。”老张头将牛车往旁边一靠,车上的妇人早已迫不及待一哄而散,因为要去抢占人流多的摊位。

    沈巧巧揉了揉自己早已发麻的脚,又缓了一会儿方才下车,看还爬在老张头腿上的沈飞扬,感激道:“多谢!”

    小家伙睡的正香,嘴巴嘟囔了几下,好似梦里吃到了什么珍馐美味。

    见状,老张头布满褶子的脸上带着一丝笑意,骂道:“小兔崽子。”

    饶他正在吃满汉全席,沈巧巧也不得不将其唤醒。告别老张头,姐弟二人朝着镇子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