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大全 > 寻找老公的那些年

    《寻找老公的那些年》顾介汤小说全文阅读免费

    作者:糊涂蛋

    书名:寻找老公的那些年

    更新时间:2023-01-18 15:17:26

    来源:mp

    《寻找老公的那些年》中主要人物有顾介汤,是糊涂蛋打造的言情小说,目前正在连载中。全文讲述了市中心的街边有一家扇子店,名檀扇斋,没人知道那店铺开了多少年,又或是没有活物能见证扇铺发展至今。前店可直通后院,院内有一颗粗壮高大的菩提树,一旁种着多种花草,两边各有几张石桌。一条细鹅卵石铺的宽路从院子侧方的大门延伸至院后一栋三层富力别墅前。此刻别墅内:毕聲捧了本书窝在沙发上慢慢看着,他鼻梁上架了副细框眼镜,穿了一件驼色毛衣,下身一条白裤子,认真细致地...
    《寻找老公的那些年》顾介汤小说全文阅读免费

    第1章 貌美狐妖

    凌晨的黎市笼罩在一片浓雾中,雾色很深,久久不散,不一会便下起雨来。雨珠落在黎市各地,溅起一片片水花。这雨水接连几天不滞,黎市的无数魑魅魍魉不得不暂时消停,但黎市其实很少下雨。

    靠近市中心的街边有一家扇子店,名‘檀扇斋’,没人知道那店铺开了多少年,又或是没有活物能见证扇铺发展至今。

    前店可直通后院,院内有一颗粗壮高大的菩提树,一旁种着多种花草,两边各有几张石桌。一条细鹅卵石铺的宽路从院子侧方的大门延伸至院后一栋三层富力别墅前。

    此刻别墅内:

    毕聲捧了本书窝在沙发上慢慢看着,他鼻梁上架了副细框眼镜,穿了一件驼色毛衣,下身一条白裤子,认真细致地盯着手上的书。

    不一会大门悄悄打开一角,一条青黑巨蟒晃晃悠悠地爬进来,留下一串湿漉漉的水迹。

    毕聲头也不抬,啧啧道:“铭白,今个可是顾介汤在家,你不怕他揍你。”

    别墅内很宽敞,那蟒蛇身子完全爬进室内,占了大半个地板,蛇信子进进出出,不慌不忙地口吐人言:“大不了等会我把地拖了,他不能阻止我想淋雨的天性。”

    毕聲看了看眼前的硕大蛇头,轻微眯了眼睛,凉凉道:“被打了晚上别爬我房间。”

    铭白将身子盘成蚊香状,想起上次被顾介汤扔到北边森林的恐惧,身形颤了颤,委屈道:“谁让其他人房间我都不敢去。”

    “啧,你今天的晚饭没了。”毕聲动动身体,侧卧到沙发上,冷声说。

    铭白左右摇晃着蛇身,楚楚可怜:“阿聲,你忘记我们曾经同甘共苦的岁月了吗?你怎么忍心一顿饭都不做给我吃……”

    “戏精。”

    两人正说着,楼上下来一个穿着黑色睡衣的男人,睡眼惺忪道:“他们还没回来么?”

    “……”

    一时静默,毕聲将手上的书扔了,面色稍冷,喃喃道:“走了快一个月了……”

    顾介汤直到楼梯口接了杯水才清醒过来,见人没回来也不多问。他不经意地低头一看,望见一地泥水渍时眉毛立马皱起,向坐在沙发上正心虚的高大青年投去凉凉一瞥。语气森然,“蠢蛇,你是不知道我装修这地板花了多少钱吗?”

    铭白早在顾介汤下楼时就化作人形,端端正正地坐在沙发上,平时张扬的棕红色头发都规矩地顺着。听了话后不怕死反驳:“你不是早就荣升四界富豪榜第一,难道你亏钱了?貔貅不都是敛财的吗?”说完他才发觉不对,顾貔貅确实钱多,但他抠门,而且有洁癖啊啊啊……

    果然,顾介汤随手一挥,整个地板顿时变得闪闪发亮,他飞快走到铭白面前,伸出两指提起人,大步向门走去。

    铭白的妖力在貔貅面前自然是非常不够看,但他还是有尊严的努力挣扎,“顾介汤,揍妖可耻,等老大回来我一定要向他控诉你的行为,啊啊啊……快放开我……”

    顾介汤丝毫不为所动,开了大门,他将蠢蛇一扔,利索关门。

    毕聲抱臂靠在墙上,对这种情况见怪不怪。他懒懒打了个哈欠,从指尖伸出一节菩提枝叶推开窗子,看着四仰八叉被扔在院内淋雨的铭白,心情莫名的好。

    雨还在下,噼噼啪啪一直响个不停。毕聲打开电脑找了部电影邀顾介汤一起看,顾介汤摇头只盯着手机,毕聲便抱着电脑躺沙发上了。

    不一会浑身湿透的铭白推开门,毕聲抬头看他一眼视线又落回电脑上。顾介汤正要开口骂人,铭白飞快地抢先道:“老大跟驺吾回来了。”

    三人对视一眼,迅速起身开了别墅大门。

    院内一个撑着黑伞的年轻人慢慢走来。那人一头黑色长发,松散的扎着,灰白色大衣显得他身形修长,皮肤雪白。他嘴唇薄薄的抿着,很慢地走向别墅。

    顾介汤三人望着良檀抿紧的嘴唇,心想这次出去多半又没找到人。

    良檀越过三人一言不发的上了楼,三人就在门口等着后进来的驺吾。

    事实上这个场景每十年都要发生一次,自他们几只妖和良檀生活在一起,已经不知道过了多少个十年,几只妖始终不知道让良檀十年一找的是个什么人,或者是不是人。

    一分钟后驺吾一脸黑气的进了别墅,摇摇头更加证实了人没找到的事实。别墅内气氛顿时沉重,空气都好似透不进来。

    毕聲首先坐不住了,沉声道:“我上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