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大全 > 总裁爹地跑不了

    总裁爹地跑不了江暖棠邵湛凛全本大结局阅读

    作者:卿舒

    书名:总裁爹地跑不了

    更新时间:2023-01-18 14:20:50

    来源:ygsc

    小说角色名是江暖棠邵湛凛的名称叫《总裁爹地跑不了》,这本书是作者卿舒创作的古言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了的走向,明显是刀子从掌心横切下去。江暖棠难以想象,当时的儿子该有多么疼。“什么时候伤的?这么严重为什么不打电话给我?”邵奕瑾低着头,没有回答江暖棠的话,只有无声的眼泪顺着眼眶滑落下来。倒不是疼。只是怕......怕江暖棠嫌弃他不如江一焓懂事,让人省心。在...
    总裁爹地跑不了江暖棠邵湛凛全本大结局阅读

    第16章

    见儿子死咬着不承认,江暖棠只能放下筷子,亲自将疑点指出来。

    “我......”

    邵奕瑾放在衣兜里的手缩了缩,脸上划过一闪而逝的慌乱。

    如果妈咪看到他的手,会不会嫌弃他没有江一焓省心。什么事都做不好?

    “快点。”

    儿子的迟疑让江暖棠倍感不对,收起脸上的柔和,明丽的脸上无半点表情。

    迫于江暖棠的催促,邵奕瑾不得不将手伸出来。

    只见早上还完好无损的小手,此时裹满纱布,整个手掌包得像个粽子一般。

    “这是怎么回事?”

    纵使早就猜测到是受伤了,但江暖棠怎么也没想到伤得这么厉害。

    看那纱布包扎的走向,明显是刀子从掌心横切下去。

    江暖棠难以想象,当时的儿子该有多么疼。

    “什么时候伤的?这么严重为什么不打电话给我?”

    邵奕瑾低着头,没有回答江暖棠的话,只有无声的眼泪顺着眼眶滑落下来。

    倒不是疼。

    只是怕......

    怕江暖棠嫌弃他不如江一焓懂事,让人省心。

    在江暖棠眼里,江一焓天不怕地不怕,除了刚出生那会,什么时候这般在她面前掉过眼泪。

    顿时坐不住了,伸手将他拉进怀里,轻声安慰:“妈咪不是怪你,只是心疼......”

    话落,便见儿子将头埋在她的怀里哭得更凶了,嘴里还不停喊着妈咪。

    江暖棠手足无措,只能小心翼翼地拥着邵奕瑾,时间仿若又回到了他们刚出生那会,瓷娃娃一样,一碰就会碎。

    看着哭得不能自己的邵奕瑾,江一淼撇了撇嘴,倒有些好奇他之前过的是什么日子。

    害怕妈咪不要他也就算了,竟然一点关怀就让他感动成这样。

    不知道等她见到爹地,会不会也这样子......

    想到那个画面,江一淼又猛地摇头甩掉这个想法。

    不行!绝对不能哭,作为爹地前世的小情人,在爹地面前,她一定要保持最完美的一面才行!

    待怀里的小家伙哭得差不多了,江暖棠才在他抽噎声中,看向一旁的女儿。

    “淼淼,你来说。”

    江一淼收回思绪,知道隐瞒不了,只能对着江暖棠如实说道:

    “哥哥是在切菜的时候伤到手的。”

    提及这事,江一淼也有些愧疚。

    如果她没有让邵奕瑾知道平日在家都是江一焓做饭,邵奕瑾也不会为了想学做菜,而把手切得鲜血淋淋。

    听到原因,江暖棠的心里又气又疼。

    “都是妈咪的错,平日里忙工作忽略了你们。以后妈咪每天都回家给你们做饭。”

    哪有什么从小懂事的孩子,不过是被迫成长罢了。

    若非她平日里忙工作,有时候半夜三更都还在书房画设计稿,儿子又哪里需要半夜起来给女儿泡奶粉喝。

    江暖棠越想越觉得是自己做得不够好,揽着儿子的手不自觉收紧。

    感受到从江暖棠身上传来的哀伤和愧疚,邵奕瑾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只能用那只没有受伤的手,笨拙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小声说道:

    “妈咪,我没事,一点小伤口而已,过几天就好了。”

    虽然切到手的那一刻,确实很疼,但如果能以此换来妈咪的关怀,似乎也不是那么难以忍受。

    邵奕瑾的眸光里划过几分晦暗的光芒。

    “那也不行,待会吃完饭,我再给你看下,如果实在伤得严重,半个月后的比赛,我们就不参加了。”

    “嗯。”

    邵奕瑾乖巧的点头,对比赛的事倒是不担心,反正参加比赛的人又不是他。

    只是想到再过半个月,他和江一焓的身份可能就要换回来,心里就难免有些不舍。

    ......

    吃完午饭,两小只各自回房间,江暖棠和薄御卿留在客厅。

    “说吧!你到底来做什么的?”

    看着坐在斜对面的男人,江暖棠一脸正色。

    “难道没事我就不能来?”

    薄御卿挑了挑眉,意味深长地反问了句,随后在江暖棠的目光下,提起另一件事。

    “我听说最近,频频有外国资本在收购恒远集团的股份。”

    对于恒远集团,江暖棠并不陌生,这是她二叔的公司,当年她父亲入狱期间,一手建立的公司濒临破产,最后就是被并入恒远。

    只是她一点也不感激这个二叔,尤其在他娶了凌曼青,也就是秦雅薇的母亲以后,便再也没联系过。

    至于薄御卿说的收购股份,江暖棠点点头,大方承认。

    “是我做的。”

    倒不是为了她和秦雅薇的那点私人恩怨,而是查到了当年父亲锒铛入狱的其他隐情。

    有些事发生在她身上,她可以先忍着,但涉及到亲人,就另当别论了。

    薄御卿点点头,并没有感到太意外。

    目光幽邃地在江暖棠的脸上停留了一会,方才开口道:

    “当年你父亲的事,没能帮到你,一直是我的遗憾,现在我有那个能力了,之后如果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无论你要做什么。我都会无条件帮你。”

    薄御卿说得认真,讲难听也清楚他不是在开玩笑。

    “我知道。”

    江暖棠轻抿了唇瓣,垂下眼帘掩去眸中的情绪,再抬头时,眼里已是平静无波,她看着薄御卿,声音淡淡的。

    “但没必要。”

    小说《总裁爹地跑不了》 第16章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