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大全 > 闪婚老公别太宠

    热门佳作云舒贺衍时小说-云舒贺衍时全文

    作者:落流萤

    书名:闪婚老公别太宠

    更新时间:2023-01-18 14:18:47

    来源:yw

    主人公是云舒贺衍时的言情小说叫《闪婚老公别太宠免费》又名《闪婚老公别太宠》,是由网络作家落流萤倾力所写。讲述的是里,不过,等正式开庭还需要一段时间,让云舒不用管,他都会处理好。云舒只需要在出庭时,出面就可以了。想到只要等等,就可以让云思情受到法律的制裁,她的情绪总算是稳定了不少。只可惜……云舒点开设计大赛的公众号,刚要取消关注,便发现官方今天发布了一条新消息,比赛的收稿截止日期延长到了下周!这么说,她还有一周的准备时间。云舒顿时觉得活过来了,拦了辆出租车便回到了别墅。她打算凭着记忆,将设计稿重新画一...
    热门佳作云舒贺衍时小说-云舒贺衍时全文

    云舒带着电脑跑了一下午,还是一无所获。

    她甚至萌生出干脆放弃参加比赛的念头。

    可是……

    她现在脱离了云家,总不能靠着贺衍时养着。

    他买了一栋别墅,估计也没多少钱了,而且每个月还要还月供。

    想到这些,云舒便恨不得将云思情的头给拧下来。

    今早宋书墨给她发了消息,说是已经开始走流程了。

    法院传票估计明后两天就能到云思情手里,不过,等正式开庭还需要一段时间,让云舒不用管,他都会处理好。

    云舒只需要在出庭时,出面就可以了。

    想到只要等等,就可以让云思情受到法律的制裁,她的情绪总算是稳定了不少。

    只可惜……

    云舒点开设计大赛的公众号,刚要取消关注,便发现官方今天发布了一条新消息,比赛的收稿截止日期延长到了下周!

    这么说,她还有一周的准备时间。

    云舒顿时觉得活过来了,拦了辆出租车便回到了别墅。

    她打算凭着记忆,将设计稿重新画一遍。

    开了头,又觉得无趣,干脆便重新设计了。

    这一次,因为有了上一次的经验,云舒轻车熟路,得心应手。

    源源不断的灵感涌现,不到傍晚,云舒便画好了新一版的草图。

    等抬头时,才发现天已经暗了。

    她畅快淋漓下楼,却意外看到贺衍时端着菜从厨房出来。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云舒讶然。

    贺衍时抬头看云舒,她仿佛是刚经历了一场酣战,头发贴着白皙的小脸,漂亮的眼眸闪着光芒,整个人看起来熠熠生辉,宛如星辰。

    “有一阵了。”

    他上楼看到云舒在作画,就没有打扰她。

    云舒血液里的激情褪去,终于想起两人的尴尬处境,垫着脚站在原地:“不用陪……”

    贺衍时仰着头看她,坚毅的脸部线条笼罩在灯光下莫名柔和。

    孟瑶两个字,咬在云舒的唇齿间,酸涩发胀,顶着心脏。

    她声音不大,贺衍时没听清:“开饭了。”

    云舒嗯了一声,下楼。

    一顿饭,静谧无声,只有偶尔的碗筷撞击的清脆声,在偌大的餐厅里回荡着。

    饭后,云舒抢先收拾碗筷,进了厨房。

    贺衍时看着她站在暖光灯下,随意挽起的发丝随着动作在空气中滑过一道利落的弧线。

    胸腔跳了一下,贺衍时开口,声音哑哑:“电脑坏了?”

    云舒回头,想到叶商言,也就不奇怪贺衍时会知道了。

    “嗯。”

    “我帮你看看。”

    “不用了,修不好了。”

    “我看看。”贺衍时语气不容置喙。

    云舒拗不过他,拿了电脑给他。

    贺衍时拆开电脑检查,不到几分钟后,启唇:“换几个零件就行了。”

    云舒:“?”

    “不信?”

    不是她不信,这电脑,她问了好几家店铺了,都说没救了。

    怎么到了贺衍时手里,就可以妙手回春。

    贺衍时也不多说什么,将电脑放进包里:“修好了给你。”

    云舒权当是死马当活马医,任由贺衍时把电脑带走了。

    原以为贺衍时是开玩笑,没想到第二天,他就拿着修好的电脑回来了。

    云舒看着奇迹般打开的电脑,迫不及待点开设计稿。

    设计稿完好展现的那一刹,云舒惊喜地捂住嘴巴。

    “你真的修好了!”

    叶商言没有骗她,贺衍时真的修好了!

    看到她笑了,贺衍时的眉眼也弯了起来。

    “快去投稿吧。”

    云舒看着设计稿,摇了一下头:“算了。”

    贺衍时蹙眉。

    “现在再看这份设计稿,还是有很多问题的,而且,比赛那边也延长了截止时间,我可以利用这几天,好好填补第二份设计稿,力求做出更加完美的设计作品。”

    贺衍时看向云舒。

    每每只要说起设计,云舒的眼眸便是亮晶晶的。

    看得出来,她是真的喜爱这一行。

    “有没有想过开公司?”

    “开公司?开什么公司?”

    “设计公司。”贺衍时忍住没有将云舒鼻尖的发丝拨开,“你在设计方面很有天赋。”

    “可是我在管理方面一窍不通。”

    云舒从小学习的就是如何成为贺远哲的妻子,对于公司的事情,完全不了解,不然也不会现在才知道,云氏就是个空壳子。

    “我可以帮你。”贺衍时眸子熠熠,宛如是猎人盯住猎物。

    云舒笑了笑:“再说吧,我现在就想借着这次设计大赛打出一点知名度,以此作为工作经验投递简历。”

    贺衍时的眼中闪过一丝失落,但并未坚持:“嗯,等你想的时候告诉我。”

    “好。”

    两人又一次静默无言,中间好像是隔了层薄薄的纱。

    就在这时,贺衍时的电话响起。

    他没接。

    云舒提醒:“电话。”

    贺衍时这才拿起电话,扫了一眼,走到了阳台外。

    “二叔。”贺远哲开门见山,“上次您说找肾源的事,有眉目了吗?”

    贺衍时的眉头拧成了一座山,语气冷冷:“没有。”

    他已经停了这个项目。

    “二叔,可以让那边快点吗,多少钱都可以。”贺远哲不想打云舒的主意了。

    贺衍时偏头看向正在捣鼓电脑的云舒,眉头压得很低。

    贺远哲还在那边絮絮叨叨:“我怕再拖下去,思情的身体会承受不住,所以只要有合适的肾源,多少钱我都愿意……”

    贺衍时只觉得呱噪,启唇刚要开口,那头忽地默了一瞬,而后,是贺远哲带着几分愧疚的声音:

    “二叔,我对云舒……是不是有点过分?”

    贺衍时手背上的青筋疯狂跳动,眯眸,直接把电话挂了。

    贺远哲:“……二叔?”